您的位置:國際畜牧網>專欄>當前頁

李景輝:浴火重生 白羽肉雞價值鏈加速重構
來源:國際畜牧網     2019-06-10    點擊:6398

在難得的發展機遇窗口期,中國白羽肉雞行業卻正在醞釀著一股不安和躁動。40年幾經擴張、挫傷、重整與升級,但諸多風險猶存且謠言依然在擴散,歷史會否在未來重演?在生產技術方面大致與歐美同步,但國內白羽肉雞產業的國際競爭力依然微弱,排除縮小雞肉產品出口和內銷標準之間的差距,未來在價值鏈諸多環節有哪些提升空間?為了解開這些疑慮,《國際家禽》雜志記者專訪了中國畜牧業協會禽業分會白羽肉雞聯盟(簡稱“聯盟”)總裁李景輝。

李景輝

中國畜牧業協會禽業分會白羽肉雞聯盟總裁

《國際家禽》:請您簡單談談聯盟成立的背景和目前建設進展情況?

李景輝:由于持續數年的引種偏高造成產能過剩以及假新聞、誤報、謠言等諸多問題的累積效應在2013年集中暴發,特別是對H7N9流感的非科學命名,誤導廣大民眾及社會各界,消費者雞肉消費信心下降,雞肉價格下滑,行業跌入歷史谷底,產業鏈企業大面積虧損,生存與發展受到空前威脅。在此背景下,為了應對市場的低迷和有關信息的負面影響,2013年在第二屆國際家禽產業論壇期間由《國際家禽》聯合其他十家發起單位達成共識,確定成立聯盟的主張。經過半年多緊張籌備和多方努力,聯盟于2014年1月在北京正式成立。

成立五年來,聯盟組織和引導企業調產能,并持續加強與媒體、消費者的溝通,積極消除謠言、不良信息的負面影響,推動科普宣傳、食品安全與健康消費,在白羽肉雞反傾銷和反補貼、禽肉凍品走私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且取得了顯著成效。需要強調的是,聯盟五年建設主要是基于中國市場的實際情況、行業及成員企業的支持與訴求,目前進展雖與行業及成員企業的期許還存在一定差距,但發展向好。

《國際家禽》:如今,白羽肉雞行情較好,但依然面臨來自貿易爭端、禽流感、引種、原料價格、食品安全等方面的風險因素和挑戰?聯盟在此方面有哪些舉措和行動?

李景輝:整體來看,中國白羽肉雞產業目前面臨的機遇大于挑戰。接下來,聯盟將繼續加強產能調控、食品安全、危機公關、貿易壁壘、品牌宣傳、科普宣傳以及消費者互動等方面的工作,不斷提升為行業及成員企業的服務能力,推動產業鏈持續健康發展。

2017年秋,國家開始在家禽中使用H7N9流感免疫。自2018年以來,人感染H7N9疫情較為平靜,消費者吃雞肉的信心日漸恢復,加上產能維持緊平衡,2018年行業獲利,今年依然保持良好的生產、消費、獲利局面。從聯盟監測數據來看,2018年,白羽肉雞從國外引進加上國內自繁共入欄88萬套祖代種雞。按引種量和產能傳遞周期測算,2019年白羽雞肉產量將比2018年增加10%以上,新增100萬噸雞肉;根據2018年8月到2019年前4個月引進加自繁的實際祖代雞入欄數量推算,2020年,國內白羽雞肉的產量將比2019年增加逾20%,新增200多萬噸。

初步估計,在白羽雞肉年人均消費量方面,中國約為全球的1/2,且遠低于發達國家,未來增長空間較大。目前,中國白羽肉雞發展的制約因素主要來自六個方面:

一是引種全部依賴進口。

二是盡管雞肉早已是中國市場消費的第二大肉類蛋白,但與豬、牛、羊相比,對雞肉產業的支持政策幾乎沒有。

三是國家多年來一直圍繞豬、牛、羊、蛋、奶制定戰略。受此影響,媒體資源亦圍繞這幾類動物蛋白來宣傳,對雞肉及禽肉不僅少有正面宣傳,反而不科學的信息、謠言等時有傳播,H7N9流感事件就是典型例子,它給中國家禽產業造成數千億元的直接經濟損失。

四是肉雞貿易不公平、不平等。中國進口的雞肉是所有進口農產品中唯一采用從量稅的商品,折合4%左右的稅負,遠低于豬、牛、羊等肉類12%~25%的現行關稅水平;目前,已批準向中國出口雞肉的國家超過10個,但內地的冷鮮雞肉除輸出到香港、澳門之外,幾乎不能出口到其他地區,主要是受國內部分地區家禽新發的禽流感疫情影響。

五是雞肉凍品走私沖擊大。內地市場近年來每年雞肉進口約50萬噸,但經香港市場輸出到越南、韓國等國的一些地區,然后繞道走私進入內地市場的雞肉凍品數量每年超過60萬噸。

六是國內玉米價格高企嚴重壓低了中國雞肉的國際競爭力。目前,玉米價格方面,中國是美國、巴西的一倍,而中國對進口玉米實行65%的關稅來保護,而玉米原料成本約占白羽肉雞生產成本的30%,僅此一項國內肉雞產業就比國際上的肉雞成本高出15%。

基于上述情況,聯盟已向有關部門呈交了相關報告,并提出如下建議:

第一,支持國內企業進行白羽肉雞育種工作,目前圣農集團、新廣農牧等已在此方面取得初步成果;建議打破常規,加快新品種審定周期。

第二,出臺支持發展肉雞產業的政策,像支持生豬產業類似的一整套政策,將禽肉列入國家戰略產業。

第三,國家級傳媒要加大科學宣傳禽肉與打擊有關謠言的力度。

第四,啟用肉雞《進出口稅則》中的從價稅率(15%~20%),停止使用從量稅;此建議已于2018年初上報財政部關稅司、農業農村部畜牧司、商務部貿易救濟調查局等機構。

第五,要增加打擊通過香港輸出的雞肉等凍品走私的新辦法,常態化海上截、內陸堵、口岸查;如果根治不了,要對香港從事雞肉凍品貿易的公司、出口雞肉的買方進行深入調查。

第六,在快速開放市場的形勢下,肉雞、生豬這兩個高度依賴玉米的肉類(年消耗玉米總量超過1億噸)均面臨著國內玉米價格高于國際市場一倍的競爭劣勢,要么對肉雞、生豬進口施行1%關稅的玉米配額,要么對肉雞、生豬生產者給予1%的肉雞、豬肉進口權。

《國際家禽》:據您研究,在40年中國白羽肉雞發展進程中,2013年到2017年這一階段意味著什么?未來重蹈覆轍的可能性有多大,支撐和保障是否足夠?

李景輝:我個人認為,從2013年到2017年,中國白羽肉雞行業經歷過浴火重生,目前已邁入嶄新的發展階段,祖代雞引種量和國產種雞數量在持續健康發展中所占的權重越來越弱,價值鏈正在加速重構,品牌、質量、安全、可溯源將成為白羽肉雞發展的新機遇。

我個人的初步預測,如果產能調控適度、生物安全水平逐步加強、危機公共能力持續提升,中國白羽肉雞行業未來遭受慘重損失的機率比較小,至少不會發生像前幾年那樣陷入多重風險疊加和負面影響夾擊的巨虧困境,且國內白羽肉雞未來增長的利好和支撐因素會增多,這主要基于以下幾方面考慮:

其一,隨著國外種雞產能擴增、國內哈伯德種雞供給量增加以及國產新白羽肉雞育種進展,國內白羽肉雞種源將不再像過去四年那樣緊缺,且種雞市場的競爭力將主要體現在服務和質量方面,而不是價格。

其二,大型商超、生鮮店、西式快餐品牌、公司及學校團餐在食材供應鏈管控方面越來越嚴格,而白羽肉雞一條龍企業在食品安全保障水平、生物安全水平、生產管理水平等方面均具有明顯優勢,它們生產的雞肉產品所占的市場份額也會越來越大。

其三,在快餐、團餐的食材選擇方面,白羽雞肉具有便宜、快捷、方便、營養等優勢,加上非洲豬瘟疫情造成的豬肉結構調整,以及多吃白肉、少吃紅肉的消費導向,均會助推雞肉采購比例上升。

其四,送餐已經遍布全國城鄉,國內選擇在外就餐的人越來越多,以雞肉為主的餐飲品牌近些年逐漸增多,而雞肉菜品在餐飲外賣食品中所占比重也在增加,隨著連鎖餐廳由大中城市向中小城鎮拓展,未來雞肉消費空間巨大。

最后,我相信,5年之內我國的白羽肉雞消費量將達到75億只,不出10年有望突破100億只。


關鍵詞: 肉雞 李景輝


126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