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國際畜牧網>專欄>當前頁

呂同利:更多的戰略環節更好的競爭能力
來源:《國際家禽》     2019-10-31    點擊:768

消費升級和零售業態變化對食品供應端帶來諸多挑戰的同時,亦帶來了不少發展機遇。隨著消費者對食品品質、營養及健康的需求不斷提高,“最后一公里”成為供應鏈各方角逐的一大焦點,渠道因此朝著越來越簡化的趨勢發展,從對蔬果、禽肉等生鮮品類的直采、直供,再到與中央廚房、鮮食加工廠的直接對接,禽肉食品農產品等企業扮演的角色愈發顯得重要。加之植物蛋白與肉類蛋白消費結構在中國乃至全球正發生深刻變化,此中考驗如何應對,發展機遇又如何把握?禽肉企業的轉型升級的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的支撐點在哪里?為了解答這些問題,《國際家禽》雜志記者專訪了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禽BU輪值執行總裁呂同利。

《國際家禽》:全產業鏈模式適合怎樣的企業?最大支撐是什么?

呂同利:簡單來講,全產業鏈模式的發展與食品安全越來越受到重視以及與企業轉型升級是分不開的。

一方面,食品安全壓力下,農牧企業選擇自養,對禽苗、飼料、藥物和疫苗等環節進行全程管理,同步提升標準化養殖水平。

另一方面,僅控制好養殖端還遠遠不夠,因為食品安全風險在供應鏈每個環節均有發生的可能性,而產業鏈閉環程度越高,意味著食品安全風險發生的機率越低,且企業也可以從諸多環節中獲取收益。

不論自建養殖場還是擴展產業鏈,均需要足夠的資本。如果沒有足夠的資金,就無法單獨投資養殖場,那么就無法進行全程管理。比較來看,資本雄厚的大型企業在此方面優勢比較明顯一些。我認為,全產業鏈的最大支撐和保障是對整個供應鏈的管理,只有這樣才能保障最終產品的安全,因此對企業的整體能力要求更高。

《國際家禽》:在您看來,中國禽肉供應鏈最薄弱的環節在哪里?

呂同利:隨著經濟發展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中國的消費群體分層的現象越來越明顯,由此帶來的影響從食品消費終端向供應鏈、產業鏈各環節傳遞。整體來講,與其他生鮮產品一樣,禽肉供應鏈最薄弱的環節之一在“最后一公里”。

對于禽肉企業而言,需要更加精準了解自身產品目標消費群體的需求。從新希望六和來講,對諸如原料高、低溫火腿腸、寵物食品、火鍋食材、商超生鮮的客戶分別是誰,均分得很清楚。但是,一些企業會集中某幾個銷售渠道就足以獲得良好發展,但這對另一些企業就不一定適合。

從目前來看,不管是白羽肉鴨、白羽肉雞行業還是其他肉禽領域,控制生產成本仍是企業提升競爭力的第一要素。第二個要素是提高供應鏈效率,降低產品交易成本。第三個要素是盡可能抓住價值鏈的各個環節,尤其要把控能形成核心競爭力的戰略環節。這三個要素對于每個企業大致相同,但各自的理解和定位以及關注的環節可能不太一樣。

我認為,如何更好地解決“最后一公里”問題,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除了供應鏈協同能力之外,對于禽肉企業而言,未來趨勢之一是搭建數字化平臺,將線上和線下的用戶或消費者結合起來。在此方面,新希望六和正在打造區域銷售公司化和銷售公司實體化,現已在湖南和北京分別成立了實體營銷公司。未來,如果把數字平臺搭建起來,同時在地級市建立起銷售渠道,結合鮮生活冷鏈物流配送能力,整個配送網絡就能建立起來。由于禽肉等生鮮和肉類凍品與其他產品不同,它們的配送體系完善需要持續深入探索和實踐。

《國際家禽》:在禽肉供應鏈的采購環節,國內與國外有哪些差異?

呂同利:與歐美國家比較,國內禽肉全產業鏈發展在硬件、加工設備上差距并不大,而國外的禽肉全產業鏈模式發展較早,在整個供應鏈環節上做得比較全面。比如,歐美一些國家的餐飲端,能夠根據每天賣了多少個漢堡預測需要采購多少雞肉食材,從而來確定各個環節的雞肉供應量。

從國內來看,目前多數餐飲企業與禽肉生產商主要通過簽約定購合同來訂貨,在供應鏈管理和完善方面還有很大提升空間。國內現在多數禽肉企業可以做到及時供貨——將肉雞、肉鴨屠宰后向經銷商或食品加工廠供應雞肉、鴨肉的一些初級加工產品,尚做不到生鮮零售平臺或餐飲品牌的門店所需要的分裝產品并直接向它們供貨。顯然,產品流通中,多一些環節,對于生鮮零售平臺或餐飲品牌意味著成本增加,對于禽肉企業最直接的就是產品的增值空間被壓縮,進而影響收益。因此,提升分裝產品的生產能力,減少供貨渠道,簡化或優化供應鏈環節是國內禽肉企業努力的方向之一。

不過,現在也有一些國內快餐品牌在嘗試推動這種模式,國內的一些大型禽肉企業也在積極布局。目前,周黑鴨、煌上煌、絕味鴨脖等品牌從新希望六和戰略直采。這對新希望六和而言,意味著自身需要建立并完善供應鏈體系,并逐步升級產品設計及加工工藝,在滿足客戶需求的同時解決禽肉供應鏈太長的問題,推動禽肉價值鏈升級。這樣,更有利于禽肉產品的準確追溯。

《國際家禽》:從替代豬肉供給缺口來看,鴨肉比雞肉有哪些優勢呢?

呂同利:鴨肉和雞肉的應用場景不太一樣。國內目前有黃羽雞肉和白羽雞肉,白羽雞肉比較適合快餐,比如肯德基、麥當勞、正新雞排等快餐品牌;黃羽肉雞適合做炒、燉、煮以及煲湯,更多用于正餐菜品、家庭美食的烹飪與制作。對于鴨肉而言,更多的是鹵鴨、咸水鴨、烤鴨、熏鴨、醬鴨等,而且白羽肉鴨、北京鴨、地方麻鴨各有優勢。就替代豬肉供給缺口的優勢來講,鴨肉和雞肉各有優勢,主要取決于消費者的喜好。今年7月,國家發布的《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倡導“少油少鹽少糖”合理膳食。如今,“健康中國行動”已在全國各地推進,民眾對食品/飲食營養與健康的關注度也會越來越高。我認為,這對禽肉供應鏈來講,無疑是個利好信號;未來,油炸產品可能會吃的越來越少。

從食材供應環節來講,鴨肉的價格比雞肉食材便宜。因此,從食材采購的成本上來講,鴨肉比雞肉可能更有優勢。整體來看,隨著消費升級和中式快餐的發展,鴨肉、雞肉在某些領域的供應渠道會越來越廣。比如,一些主打雞肉美食的國際快餐品牌稱,將來會適時采購鴨肉。再比如桃李面包等品牌開始采購六和雞肉食材。

桃李面包推出的雞肉面包,一大塊鮮美的、非油炸的雞肉藏在面包里面,在品嘗中給人帶來意外驚喜,因此受到一些消費者的好評。

《國際家禽》:傳統植物蛋白、植物基人造食品會否因此得到較快發展,進而沖擊傳統禽肉食品鏈呢?

呂同利:現在,國外人造肉和國內的一些概念股確實炒得火熱。在我看來,傳統的肉類產品和人造肉目前的趨勢,有點類似現在的燃油汽車和新能源汽車的發展。以植物基人造肉來看,目前還面臨生產成本高的問題,且它在口味口感上沒有傳統肉類的風味。雖然現在一些消費者比較看好人造肉,但畢竟是一小部分。因此,要讓更多的消費者充分認知或接受,在推廣方面面臨諸多考驗,尤其是在中國市場,民眾飲食更注重口感。

我認為,人造肉是未來食品發展的方向之一,但短時間之內在中國市場難以形成有效規模,而人造肉未來在歐美及其他地區的發展機會有多大,則尚待持續觀察。


關鍵詞: 家禽 新希望


126彩票走势图